图片 1七商购买新鲜三七晾晒干后,按品质分拣三七。
本报记者 蒋天灿 摄

图片 2柴胡、川贝、金银花、香附、天麻等常见植物中药都略有涨价。

“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是电影《让子弹飞》的一句台词。如果把这句台词用在三七上,那么以三七为原料的制药企业们宁愿它早点停下来,因为去年三七价格暴涨,大大增加了药企的成本,不少单一生产某种三七药品的小企业在减产、停产,甚至面临退出市场。
价格暴涨逼得药企停产三七入药的产品
那么三七原产地的制药企业是怎样应对的呢?1月10日,记者带着这样的问题走进了云南特安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安呐制药”)。自20世纪90年代,特安呐公司立足于文山,营建广大的无公害三七种植基地。公司所选用的用于制药的三七,完全没有施加任何有害的农药和化学肥料,而是由天地灵气孕育而成。特安呐制药集团的三七产业园以五基地、三中心鹤立于医药行业。
云南特安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邓祥明接受采访时坦言,去年持续上涨的三七价格,也让他们苦恼了一阵子。“最高600多元/公斤的三七,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公司开董事会时虽然想到了三七价格会上涨,预计最多翻一番,可没想到,才五六月三七的价格就翻了10番之多。”邓祥明说,往年公司在价格低时都会采购大量的三七,以保证公司库存能有三个月的生产量,去年上半年由于价格太高就没法做到。从三七价格开始明显上涨后,公司给经销商的提货价差不多一个月一调。但因为国家对药品实行最高零售价限制,并且公司主要销售渠道的医院也不会上调中标价,经销商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现在公司血塞通片的订货量比去年减少了1/5。
据了解,当时三七价格暴涨,特安呐制药曾暂停生产三七胶囊,主要是因药品和原料的价格成本倒挂。吃一堑长一智,特安呐制药表示将扩大自己的三七种植基地,或者加大三七的收购。
三七是我国中成药的主要原料之一,国家发改委公布的102种中成药基本用药目录里有10种药需要用到三七,血塞通胶囊、血塞通片、复方丹参片、云南白药、复方丹参滴丸等都需要大量使用三七。
到2015年三七总产值 将实现100亿元
三七如一颗子弹穿过枪膛,正在强势飞行,具体飞往何处,还要看市场走势以及管理者引导,而管理者对三七的规划几年后将见成效。文山州也因此有这样一个目标,力争到2015年,实现总产值达到100亿元以上。
文山作为三七的主产地和原产地,种植历史已达600余年。2010年,全州种植面积由2005年的6.66亩上升到2010年的12.71亩,户均增长90.84%。为规范三七种植,文山采取“政府推动,龙头带动,农户联动,链条拉动”的方式。种植基地已基本形成了区域化、规模化、专业化和科技化发展的格局。种植区域主要集中在文山、砚山、马关三县的最适宜区,专业种植户相对集中,在优质无公害三七种植示范基地的带领下已逐渐按GAP和SOP进行种植,生产出大量优质三七。
规模化种植之下,种植户也由2005年的18640户减少到2010年的6690户。
据文山州生物资源开发和三七产业局副局长胡宗红介绍,力争“十二五”期间文山州三七产业总产值、增加值、销售收入、税利指标年增长17%以上,到2015年分别达到100亿元、49亿元、112亿元和20亿元,各项指标在“十一五”的基础上翻一倍以上。其中,2011年分别达到35亿元、17.35亿元、52亿元和12.2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7%、17%、16%和13%。到2015年,三七种植面积达15万亩,产量达1000万公斤,其中标准化基地发展到12万亩左右,占文山州三七在地面积的80%以上。
在加工业方面,三七深加工水平逐渐提高,州内形成一批以三七为原料生产药品、保健品、功能食品、化妆品等三七系列产品的加工企业,经济效益连年提高。胡宗红还称,将积极扶持特安呐、金泰德、七花公司等三七加工企业发展壮大,力争5年内培育出一个上市企业,打造“文山三七”文化名片,积极申报“文山三七”商标成为全国驰名商标,与“文山三七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并用,打开文山三七走向国内外市场通道。
三七价涨牵动中药材价格上涨
记者毛亚南近期,记者走访大型中药材市场、中医院、重要配送企业了解到,中药市场的涨价潮依旧,和两年前相比,一服感冒药上涨后的费用平均在20元左右。
1月12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昆明市菊花园中药材专业市场,和两个月前相比,市场里的人气明显旺多了。“我要这种好一点的三七,要35公斤,多少钱?”在一个铺面前,一名男子在问价。“430元一公斤。”店主回答。男子虽然嘴上说贵,但还是买了35公斤。店老板介绍,年末是一些名贵中药材的销售旺季,每年这个时候销售量基本都会成倍增加。目前市场里,三七的价格还在小幅上涨,质量最好的三七价格达到1000元/公斤,中等的也要400—600元左右。
在市场里随意走访几家商户后发现,这个市场里的三七价格和文山本地的销售价格大致相同。几个店主说,这是因为市场里很多卖三七的商户在文山都有专门的收购团队,这边的货都是直接由下面的收购团队发货的。
商户介绍,除了三七外,近年来几乎所有中药材都涨价了,甘草、枸杞、黄芪、天麻基本上都是“涨声”一片,但是“涨声”最高的莫过于虫草、三七、太子参等滋补药材。去年买一公斤太子参,只要50元,今年却涨到了300元。如果非要评选一个“中药材涨价冠军”的话,太子参绝对当选。
中药材市场的价格上涨直接导致中药费涨价。1月12日,在云南省中医院一楼大厅排队拿药的张大妈拿出3服中药的缴费单,上面显示的价格是68元钱。“我们一家都很信任中医,近年来发现中药的价格确实涨了不少。像我3年前得感冒拿3服药在这家医院大概就是50元左右,现在差不多涨了20元。”该医院一名医生表示,原材料普遍都涨价了,医院的成本增加,患者的药费自然就涨了。在昆明的一些私人中医诊所,个体老板也表示,中药材的价格上涨幅度很大,很多患者也感觉到一年下来中医药费比以前贵很多。
云南鸿翔中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字勇也表示,从2009年开始,包括三七在内的中药材全部涨价,2009年60元一公斤的白芨现在涨到了最高170元。天麻等很平常的药材也至少涨了3倍。总体来说,各种药材和2年前相比价格至少翻了一番。随着原材料的不断上涨,公司旗下的一心堂门店等各种销售和供货的渠道都只能同时上调价格,患者抓中药总体的价格和2年前相比起码都翻了1倍或1.5倍。
云南省药材行业商会:今年欲投产5万亩中药材种植基地
云南省药材行业商会秘书长李革兰介绍,包括三七在内的中药材价格不断上涨的原因还是因为正常的市场竞争和市场的需求量加大形成的。云南作为中药材的生产大省,去年遇到百年不遇的旱灾也是主要原因。种植三七的农民算过账:干旱时,一棵三七苗每天活命需要的水费是1元钱!种植成本的增加肯定会直接导致成品价格的上涨,加之随着医疗事业的不断发展,作为很多制药必要的原材料,三七涨价也势在必行。“总体来说,包括三七在内的所有中药材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她表示,随着人们保健意识的不断增强和对中医的青睐,中药材市场的前景是很光明的。
李革兰还表示,春节后,商会将到文山等地进行实地调查和考察,尽快确定不低于5万亩规模的中药材种植基地,种植品种涉及当归、三七、天麻等市场销售量大、需求稳定且容易在云南种植的中药材,主要是想从产地、源头控制,减少中间流通环节以稳定中药材价格。商会引导会员企业组成种植投资公司,建设GAP种植示范基地,通过自产自销来减少中间流通环节,可以从一定程度上控制价格上涨。据了解,这个项目投资额在1亿元左右,但目前具体的方案还没有出台,预计年后不久将实施。同时,她表示,商会还将扩大发展昆明市菊花园中药材专业市场,构建医药产业集群化、产品科技化、结构合理化的泛亚医药物流商贸中心。

云南省药材商会会长黄松志日前表示,受连续3年干旱的影响,云南中药材产量下滑,全省200多种中药材价格不断攀升,从2009年至今市场上的中药材品种80%都在涨价,年平均涨幅在30%左右。
云南药材资源丰富,拥有的中草药资源达6559种,居全国首位,三七、天麻、云木香、当归、冬虫夏草等更是闻名全国。不少商户告诉记者,云南一些地方连续干旱药材产量减少,种植、人工采集成本、运输油费等都在提高,再加上部分药材商到州市种植户家争相收购囤积,因此中药材价格上涨。
业内 三七价格3年上涨近10倍
省药材商会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近3年来部分中药材出现较大幅度上涨。如三七从3年前的60元/公斤上涨到目前的500元/公斤,金银花从28元/公斤涨到170元/公斤,天麻、野生天麻都从100元/公斤上涨到400元/公斤,铁皮石斛从200元/公斤涨到6000元/公斤,猪苓从3年前的100元/公斤上涨到目前的280元/公斤。其他如云防风、太子参、重蒌、党参、甘草等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
“像文山很多三七种植时无水可用,都靠人工拉水、背水灌溉,一株三七幼苗浇一次水都得0.5元,收三七的时候人工和运费上涨。三七从去年至今每公斤上涨了40元左右。”一位业内人士介绍。
“中药材价格不断攀升,老百姓对此有意见、有诉求。”省药材商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以三七为例,3年前才60元1公斤,现在价格已经攀升到500多元1公斤,3年间价格上涨近10倍。从三七种植情况来看,很多地方严重缺水,有些农户无法育苗保苗,产量急剧下滑。受供求关系影响,三七价格还有上涨的可能。
商户 不排除有人借机提高价格
记者在位于昆明菊花村的中药材专业市场内询问发现,昭通天麻卖到200多元/公斤,文山三七在400元到500元/公斤,三七花则卖到500/公斤。
“产地收购价跟去年没太大变化,主要是运费和人工成本增加,而且中药材不同时间浮动比较大。”市场内商户彭老板介绍,三七从文山拿货价格为30头到40头的480元/公斤;当归小个头为70元/公斤,大个头的120元/公斤;普通天麻200元/公斤,野生昭通天麻也有的卖到700多元/公斤到1000多元/公斤。
另一家药材商铺的负责人陈老板介绍,一般三七价格在500多元/公斤,质量好的在1000元/公斤。“从云南的市场看,连续3年大旱是导致中草药上涨的主要原因,但也不排除一些人为因素。”陈老板认为,年后市场需求加大,连续干旱导致产量降低,人工运费增加,加上部分省外资金囤积中药材,导致药材价格上涨。
“我们平时诊所进的中药材,产自云南本地的只有10%左右,其余90%都产自省外。”多家知名中医诊所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中药材省外和云南都有,但药典要求是用省外某地产的,我们也只能按要求从省外进货。在全国范围看,安徽的州、河北的安固等是中药材批发地,药材来自全国各地,云南药材只占其中一小部分,所以说,因为云南干旱就导致所有中药材价格上涨这个理由是说不通的,虽然因为人工、运输等费用上涨,导致中药材近年来都在涨价,这可以理解,但像有些药材价格翻着跟头向上涨很不正常,其中不排除人为炒作的因素。因为中药材产地集中,有需求,又能长期保存,符合炒作的需求。
市民 20元以下一服的药消失了
“同样是治感冒咳嗽,以前开一服中药六七元钱,现在20元钱以下一服的中药基本没有了……”市民刘先生感叹,原来看中医觉得很便宜,现在两三服药就要100多块钱,感觉中医是越来越贵了。
在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工作的雷先生告诉记者,他家孩子治疗喉咙发炎买一服中药,价格去年年初一般需要25元左右,年终到了38元,年末到78元,今年好像突破80元了。其中最明显的是川贝,一服药78元川贝就占了42元,一小包。再涨下去我们都承受不了。
市民的这些说法得到诊所负责人的印证。一家知名中医诊所负责人告诉记者,10年前一服中药价格在10元左右,现在至少要30元以上,一些用到太子参、三七等药材的中药一服要60~70元,“因为最近几年太子参、三七等药材是翻着跟头往上涨,一服药中仅是这一个品种成本就占到1/3;为了减轻患者负担,我们现在尽量调整药方,能不用太子参和三七的就不用。”这位负责人说道,今年以来中药材价格是有涨有跌,因为变化快,怕占用资金,我们进货时也不敢多进,都是用一点进一点。“中药材到了诊所这个零售环节,上涨50%左右都还能承受,但有的品种上涨几倍,这个我们不能承受,只好不进这种货。”另一家诊所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维持正常运营,这些上涨的成本有部分不得不转嫁到患者身上。
(记者 黄涛 钟国华)

云南主产药材受旱影响报告~~价格篇
云南主产药材受旱影响报告~~生产篇 首席记者赵伟摄
云南持续3年的干旱致使中药材产量“告急”,其中重楼、红叶大蓟、白芨、云防风等云南地道的野生中药材更出现资源短缺、有价无货等情况。
三七三年连续递减400吨
昨日,记者在菊花村云南中药材专业市场调查发现,大部分中药材价格都有上涨趋势。其中,三七被商户一致认为是涨幅最明显的。“2010年上半年,三七仅是100元/千克,卖到600元左右,价格连翻6倍。而且进价也高,每公斤就只能赚个几十元钱。”云南庆翔中药材铺的工作人员说。
“2009年云南三七产量稳定在1200吨左右,但自遭遇干旱以来,前年三七产量仅为800吨,去年更锐减至400吨。连续三年,云南三七产量以每年400吨递减。”云南省药材行业商会常务会长余应康介绍,干旱导致产量骤减是三七涨价的主要原因。“目前全国三七产量的98%左右都产自文山,云南持续的干旱使得三七产量大幅减少。三七要3至5年才能成熟,在育苗期间,需要大量的水分才能成活,再加上大棚移栽等工序,在风调雨顺的时期成活率能在80%,而现在成活率仅能达到30%左右。”
文山一位药材商人介绍,3年前一棵三七苗仅需3分钱,现在需要2元多。再加上成活率低、水分不够、生产成本高等因素,很多农户只能听天由命,三七产量急剧下滑。
8成品种都涨价
“两年前我买太子参仅仅只用20元每公斤,现在居然涨到了300多元。”拿着刚称好的一公斤太子参,市民周大爷有些咂舌。他没想到,仅仅时隔两年,同样的一种中药,价钱竟涨了15倍。
记者还走访了市区多家中药店,发现不少中药都有涨价。在市区炎黄国医馆,工作人员正在调整部分中药材价格,涨价榜上柴胡、川贝、金银花、香附、天麻等常见植物中药略长。
据云南省药材商会统计显示,由于中药材成熟周期较长,连续干旱对中药材生长造成较大影响,尤其是对根茎类药材影响最大,很多中药材产量不断减少。目前市场上的中药材品种80%都在涨价,年平均涨幅在30%左右。
名贵野生中药有价无货
“云南道地野生药材红叶大蓟,产量从3年前的每年1000吨左右骤减到现在的每年10余吨。从数据上可以看出,由于干旱,野生药材资源濒临枯竭。”对此,余应康显得颇为忧虑。
“家生药材可通过改良技术、扩大种植面积来解决需求,但部分野生药材资源就‘性命’堪忧了。由于天气持续干旱,山上很多野生中草药出不来苗,云南道地野生中药材正面临严重的资源短缺,很多省外药商高价求购都没有货源提供。”余应康说,像重楼、红叶大蓟、白芨、云防风等,都是云南驰名的野生中草药。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重楼,因为它是云南多种知名中成药的原料,需求量一直保持旺盛,每年大约在1000吨左右。“目前,很多药商拿着钱都买不到,一些药厂由于原料紧张、价格较高也被迫停产。”余应康说。
省药材商会将在大理、文山建仓库
云南省药材商会预计,当前云南干旱仍在持续,中药材供应紧张的局面还将持续,未来一段时间中药材价格波动仍较大。
针对目前情况,余应康表示,从产地、源头控制,减少中间流通环节是稳定中药材市场价格的可行办法。云南省药材商会将在大理、文山等地建立药材仓库,平衡中药市场供需储备,并帮助药材产地农民建设药田水利喷灌设施。省药材商会坚决不允许业内会员单位哄抬物价,将顶住“压力”让中药材市场供需平稳。
记者廖晶蓉报道 (本文来源:昆明日报 )相关信息:
云南干旱天气受高度关注 云南大旱推高三七价格 节后涨幅超三成
连续3年干旱影响 云南中药材产量下滑
浦发行10亿元授信助云南中药行业抗旱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